当前位置:首页 > 相亲美女博士 > 第356章八卦

第356章八卦

    对于赫云溪的话,钟若嫣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巴不得离她越来越远才好,至于做什么,她不关心,反正有工资拿就可以了。
  
      如出了牢笼的小鸟,雀跃着飞向了总经理办公室。
  
      “林秘书!”
  
      门陡然被推开,着实吓了林柯一跳,有些惊慌失措的重重将手机关上,面颊微红的看着推门而入的人。
  
      “哈,从今天开始我可是跟你混了。”
  
      “啊?是......是吗?”
  
      钟若嫣看着一脸不自然的林柯,先前开门那一刻,她表现出的慌张可是尽收眼中。
  
      想到什么的她,不经浮现出一抹坏笑。
  
      “林秘书这是干嘛呢?该不会上班时间......看什么少儿不宜的......嘿嘿。”
  
      林柯面色一红,赶忙摇了摇头,“哪......哪有,不是的......”
  
      钟若嫣笑着上前,穿着套裙的她,直接半边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
  
      “那是什么?我看你这样子也不像啊,除非给我也瞧瞧。”
  
      “没......什么,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啊你!”
  
      一声惊呼,原本放在自己跟前盖着的手机,却是防不胜防的被钟若嫣抢了去,顿时让的林柯羞红了脸,无地自容了起来。
  
      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过当手机得手的那一刻,见得林柯那娇羞模样,有那么片刻,钟若嫣不经有些怀疑,莫非她真的在看什么羞羞的东西?保持着这份好奇心,目光向着自己手中的手机看去。
  
      好在时间不长,焦急下林柯也没有锁屏,手机还亮着,正是她之前偷偷看的画面。
  
      见得手机上的内容,钟若嫣当即有些意味的瞥了眼早已经没脸见人的林柯。
  
      将手机还给林柯,些许戏虐,带着莫名的笑意,“这应该是屈谨言之前在这里照的吧?”继而撇嘴不屑,“看个这玩意,你这么遮遮掩掩的干嘛,晚上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叫他出来,有什么好稀奇的。”
  
      “就......就随便看看,翻照片时看见的。”
  
      见神经大条的钟若嫣没有太放在心上,林柯心中不经平缓了许多。
  
      “呐,你是总经理的表妹,那你认识高漪灵吗?”
  
      一提到屈谨言,想到面前之人的身份,林柯就不经来了兴趣。
  
      “当然认识,我们还一起吃过年夜饭呢,当时她没多大,还在上高中。话说回来,这丫头当时不是跟着屈谨言一起来天州市上学吗,怎么到现在我都没见到人。”
  
      “漪灵可厉害了,已经受哈佛邀请,破格留学去了。”
  
      “难怪。”
  
      钟若嫣喃喃道,过年的时候屈谨言没有带高漪灵回来,以为是她在天州市上学,时间上不方便,可当她到了天州市,依旧没看见她半个人影。
  
      “呐,据说总经理之前结过婚,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怎么从来都没见过,难道他们两人不在一起吗?”
  
      林柯明知故问,对于屈谨言有没有结过婚,她早在高漪灵那里得到了证实。不过,也仅仅是关乎大概的事情经过,对于屈谨言那位神秘的妻子,根本就没有深刻的描述,就连长什么样,什么性格都一无所知。
  
      高漪灵没有说,就连平常半开玩笑的问屈谨言,亦是没有任何描述。这一点,不单是她,先前叶茹竹也没少问她,同样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屈谨言,并且还让的后者深爱不已。
  
      闻言,钟若嫣轻挑了眉头,林柯以为她也会像屈谨言、高漪灵那样,因为某些原因,不便述说。
  
      然而,后者只是在略微思索后,便不以为意,非常痛快的回答了她的话。
  
      “哦,是有结婚,就高漪灵的姐姐,高漪涟嘛。”
  
      “高漪涟!”
  
      原来叫这个名字啊,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若嫣姐你见过她吗,人怎么样,什么性格,漂亮吗?”
  
      瞧得林柯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钟若嫣笑了笑,脑海中不经浮现出那年与高漪涟相处的场景来。
  
      “恩,她比屈谨言要大上两三岁,据说还是一个博士生,那年她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担任了我们那地级市的招商局副局长,可以说是非常的厉害了,全国都找不出几个。”
  
      林柯呆了呆,能跟屈谨言结合的,果然不是泛泛之辈,这样的成就,简直让人自惭形秽啊。
  
      “性格的话,属于那种比较知性的,沉着冷静,话并不多,但一双眼睛,却无时无刻都在述说着什么,特别有神。”
  
      “至于外貌,恩......”她顿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很漂亮就是了,勉强能跟我不相上下吧。”
  
      她给出了相当中肯的回答,不过在林柯听来,怎么都有点自夸自擂的意味,不无让人有些怀疑。
  
      钟若嫣绘声绘色,随后又搬来一张凳子坐在林柯的对面,两人就一阵滔滔不绝起来,之后又从屈谨言小时候的事情说起,津津有味。
  
      中午,因为下午有个会议,早上特地让林柯帮忙准备的资料,在吃饭之前,赫云溪打算亲自走一趟,顺便也看看钟若嫣是个什么情况。
  
      当她到了办公室门口,听得里面毫不掩饰的欢声笑语时,当即让的她面色沉了沉。
  
      敲门,也不待里面的人反应,直接推门而入,正好看见了打成一片的两人。
  
      至于结果,不免被一顿训斥,连带着林柯也不能幸免,因为一上午都跟钟若嫣聊天去了,将赫云溪嘱咐的事情全然忘在了脑后,事后一阵懊悔不已。
  
      中午,两人结伴出去吃饭,本还可以去公司附近的商场逛一圈的林柯,因为上午的事情,早早的回了公司,打算趁中午这段时间将东西赶出来。
  
      没法,林柯都急成这样了,钟若嫣自不好再去逛商场,跟着她第一时间回了公司。
  
      “不用太在意,不就是被说了一顿吗,别被影响了心情。人生苦短,要是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导致自己苦闷的话,那活着多累。”
  
      在去卫生间的途中,看着心情有些低落的林柯,钟若嫣亲切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轻快安慰道。
  
      林柯勉强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老实说还是有些羡慕钟若嫣的,看去什么都不在意,活得潇洒自在。
  
      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进了卫生间。
  
      “听说了吗,赫总最近招了一个秘书。”
  
      “知道,本以为会从我们人事部调一个过去,没想到凭白冒出了一个程咬金。”
  
      “我可是听说,这新招的秘书有些雷人啊,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还大吵大闹了一番,弄的鸡飞狗跳,更是把别人吃剩下的热干面甩在了赫副总的头上,当真是奇葩。”
  
      “这不正常嘛,咱们这位新来的钟秘书,不过是高中毕业,根本就没什么文凭,大字不识一箩筐,干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还不是理所应当。”
  
      “哈?开玩笑吧,这样的人就连公司门槛都进不了吧,更别说做赫总秘书了,难不成有关系?”
  
      “肯定啊,”格间里的人不免阴阳怪气:“咱们的钟秘书啊,那可是上任屈总的表妹,就算是赫总都要给几分面子,不然早就让她滚蛋了。”
  
      “啊?原来是这层关系啊,也不知道总经理是怎么想的,把这样的人弄进公司。”
  
      “肯定是人家死皮赖脸仗着亲戚关系,求的呗,屈总也不好拒绝,就托赫总弄进来了呗。”
  
      “枉屈总一世英明,为集团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如今功成名退,不曾想因为这么一个表妹而受人诟病,声誉尽毁啊。”
  
      格间门开,当见得站在卫生间里的钟若嫣,之前议论的两名女职员,面色当即变了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