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349章 爱太易恨很难

第349章 爱太易恨很难

    “你没事吧?”她又没下很重的手,只是轻轻拍一下,不至于痛成这样吧?
  
      “你说呢?”想起厨房那一劈叉,纪澌钧就恨不得把费亦行碎尸万段。
  
      听他的声音不像是开玩笑的,最恨是他,最心疼的也是他,这便是“爱太易,恨很难”,刚刚拍打他后腰的手回到他腰上,轻轻揉着,“别以为自己是那些二十五六青春活力可以使劲折腾的厚生仔,小心玩完了。”不是和赖毓媛抱上头条了吗?有本事就让赖毓媛给他揉。
  
      看来这丫头是真的为娱乐新闻的事情吃醋了,纪澌钧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幅度,心里早前那些醋意早就被她的关怀取代,不过刚开心没多久,想起她刚刚说的话,纪澌钧心里就不爽,“你什么意思,嫌弃我?”
  
      “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纪叔叔!”
  
      “再说一遍!”该死的,居然叫他叔叔!纪澌钧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木兮嫌弃他年长。
  
      此情此景,多像在岭山镇那一夜,那些美丽的回忆,让她暂时忘记了所有的仇恨,脸上的幸福和曾经一样那么纯粹,往往现实太苦的人,在面对美好的回忆时,总会无法控制自己,一个不留神,便被回忆柔情化,指腹滑过男人因为生气和激动紧绷的唇角,昂起头贴近他的脸颊,说话的时候指腹勾画男人的唇角的轮廓,“但是,我就喜欢,如此有魅力,如此男人的你。”
  
      她的一句话令男人的脸瞬间红了,轻声咳嗽几遍后,所有不悦都被她口中的表白化作傲娇,还特别不矜持问了句:“我哪儿男人了?”
  
      “性别。”
  
      废话,“还有呢?”
  
      “身体结构。”
  
      小东西,跟他在耍太极,“还有呢?”
  
      “……”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木兮的耳根子悄然红了,暗暗抿着唇别过脸,“晚安。”
  
      小东西,害羞了?
  
      她忽远忽近的态度,搞的他患得患失,好不容易靠近了,怎么能让她离开,怎么都得弥补他心里的不安,就在纪澌钧准备吻上木兮的时候,突然房门被推开,一道光照射进来,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咚咚咚……”
  
      一个小身影爬上床,钻进被窝。
  
      纪澌钧立刻用脚把人往外踹,结果那个小身影抱住他的大腿往上爬,爬上来后,直接挤到两个人中间。
  
      “木小宝,不是说好,回房睡的吗?”
  
      “人家想过了,老纪闪到腰,人家要来照顾你,怎么都放心不下你,所以今晚来照顾你。”他是担心,外面的女人太坏,把老纪带坏了,所以今晚他无论如何都要看着老纪和妈咪。
  
      闪到腰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尽管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木兮看过来的眼神足够让纪澌钧丢尽老脸,纪澌钧伸手掐了一下木小宝的屁股,压着声音警告,“别乱说话。”
  
      大人就是好面子,受伤了就怕别人知道,木小宝趴在木兮怀里,脸颊贴在木兮胸口上,“妈咪,人家要和你一起碎觉觉。”
  
      “好。”有他在也好,以免她再失控发生像刚刚那样的事情。
  
      木小宝笑嘻嘻,一条腿搭在木兮腰上,一条腿往后抵在纪澌钧胸口。
  
      木小宝睡眠质量一直都很好,刚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臭小子就是来拆台的,说好替这个臭小子出头就乖乖回房睡觉,结果说话不算数霸占他女人,还用脚踹开他,怎么睡都不舒服的纪澌钧,直接提起木小宝,把人放到身后,然后将木兮揽入怀中。
  
      “小宝会掉下去的。”木兮一脸担心,刚要起身就被纪澌钧摁回床上,“小孩子就是磕磕碰碰长大才健康。”低头亲吻木兮脸颊的新伤,“时候不早了,睡吧。”
  
      “嗯。”话是这么说,可木兮还是很担心小宝,靠在纪澌钧怀里的时候一直留心听木小宝的动静。
  
      被纪澌钧拎到后面的木小宝,抱着胳膊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把纪澌钧骂了几百遍,“有了女人忘了儿!”越想越气不过自己被纪澌钧像拎垃圾一样拎走,木小宝抬起脚去踹纪澌钧,脚刚到纪澌钧腰间,就被一只温热的掌心握住。
  
      握住后,轻轻拍了拍,然后再握住,好像在安慰他的情绪。
  
      气到撅起的小嘴巴,顿时笑开花,后背慢慢往纪澌钧后背挪。
  
      怀抱就留给需要温暖的女人吧,男子汉大丈夫,背靠背就好啦。
  
      “老纪,晚安。”
  
      “小子,晚安。”
  
      听到他们父子的对话,木兮心里有替木小宝感到幸福,也有担心,但不管怎么说,小宝得到了父爱,童年不再是那么空白,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该感到欣慰了。
  
      ……
  
      纪公馆。
  
      小口喝茶的纪佳梦看到纪优阳打完电话回来了,回头看了眼纪优阳,“纪总怎么说?”
  
      “二哥他有事不能过来。”纪优阳说的不是回来,而是过来,这句话就是故意说给董雅宁听的。
  
      当着外人的面,纪优阳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在嘲讽她们母子不属于这个家族?董雅宁双手捧着茶杯,唇角带笑喝茶,垂眸的眼眸里是对纪优阳的不满。
  
      “既然他有事不过来,那这件事就交给知秋你处理,本来也是属于家族内务,该是你处理。”
  
      “是,妈。”骆知秋抬头看了眼对面等候许久的人,“可以开始了。”
  
      “好,是这样的,今晚九点,在万景酒店停车场发现了一具女尸,根据现场目击证人提供的证词初步判断,伊贝莎女士是跳楼身亡。”
  
      “等等,什么叫做初步判断?”纪佳梦立刻打断。
  
      坐在老夫人旁边的纪优阳也附和一句:“我个人觉得,除了跳楼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不能光凭人证就判断死因。”
  
      纪优阳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看着纪优阳,好像纪优阳知道一些什么,特别是董雅宁,看似平静的眼神早就猜了无数遍,难不成纪优阳知道什么?
  
      “纪先生,纪小姐,我们知道二位的疑惑,所以我们有多方面调查,监控拍到八点半,伊贝莎女士来到酒店,进入她男朋友所开的客房,这个时间段,进过房间的人只有她一个人,九点,楼下值班的保安听到声音,跑到停车场的时候就看见坠亡的伊贝莎女士,当时她所在的客房窗户处于打开状态。”
  
      听到这些证据,纪佳梦没法再挑刺所以没说话,而董雅宁则是暗中留意所有人的举动,重点就是纪优阳。
  
      刚开始还质疑伊贝莎死亡另有真相的纪优阳,这会表现得像个局外人一样,轻轻拍打胳膊上在案发现场救木兮时余留下来的灰尘。
  
      “老四,你怎么看?”话音落下后,老夫人回眸看着旁边的纪优阳。
  
      “我听权威的官方说明。”纪优阳看着对面的人,“不知道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其他的调查结果,例如尸检?”
  
      伊贝莎这种小女佣死了,何必把所有人都叫过来浪费时间,对于没有价值的东西,纪佳梦显得不耐烦看了眼旁边的董雅宁,压着声音小声说道:“不就是个可无可有的人,能有什么案中案?”
  
      董雅宁端起茶的时候,细细打量杯中茶的颜色,“凡事还是查清楚的好,以免真有内情,如果有的话,我们有责任还她一个公道。”
  
      今晚的董雅宁,可真是出够了风头,不知道的还以为董雅宁才是纪家管事的夫人,骆知秋毫无显山露水的脸上保持平静。
  
      “初步验证除了坠落所造成的撞击外,没有其他伤口,具体的还需等尸检报告出来。”
  
      听到这番话,纪优阳什么都明白了,难怪董雅宁那么淡定,原来是有备而来,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再坐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纪优阳一口气喝光杯中水,旁边的骆知秋看了过来,从纪优阳的动作,骆知秋大概可以猜测出一些东西。
  
      “以上就是我们目前所调查到的结果,如果有新的发现会再来打扰各位。”
  
      骆知秋从单人沙发起身,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辛苦你们了,我送几位出去。”
  
      “好。”
  
      骆知秋送人出去后,公共书房里瞬间安静下来,在这微妙的气氛里,大家心思不同。
  
      “时候也不早了,没别的事,我就先回房休息。”
  
      罗拉伸手去搀扶老夫人时,纪优阳快一步搀扶老夫人起身。
  
      董雅宁看了眼老夫人和纪优阳,这里没外人在,老夫人应该不会继续演戏下去吧?
  
      可是没想到,下一秒老夫人的举动让董雅宁有些吃惊。
  
      纪优阳搀扶老夫人起身后,老夫人搭在纪优阳的手轻轻拍了拍纪优阳手背,“辛苦你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公司。”
  
      “奶奶,我不辛苦,最辛苦的是我三妈,日以继夜管理纪家的琐事,现在还要为伊贝莎这件事烦心。”
  
      “嗯,你知道她辛苦,也要多帮她一点,别再整日吊儿郎当在外面绯闻满街飞,影响咱们纪家的声誉。”
  
      纪优阳双手搀扶老夫人的肩膀,“奶奶,我可是一直都很乖,从回来到现在都很低调,绯闻满街飞的疑是对象是我二哥,他那么大个人了知道分寸,不说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罗拉搀扶我奶奶回房休息。”
  
      退回到一旁的罗拉暗暗观察董雅宁和纪佳梦的表情,老夫人这走的是哪步棋?听到纪优阳的声音,罗拉上前搀扶老夫人。
  
      站在一旁的董雅宁听到老夫人和纪优阳子孙情深的画面忍不住暗暗握紧掌心,她可不相信,这个老太婆会突然和纪优阳那么要好,十有八九是借机羞辱她们母子。
  
      老夫人离开时,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董雅宁,“雅宁啊。”
  
      “是,老夫人。”董雅宁立刻扬起一抹笑容。
  
      “阿深没醒来之前,我知道让澌钧一个人管理集团对他来说确实是个重担,所以为了不增加他的压力,日后家族里的内务,如果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都由知秋一个人处理就行了,特别是这种事情,不宜由他出面,不然让媒体拍到必定以此大做文章,一个自杀跳楼也能写出个家族阴谋论。”
  
      “是。”
  
      老夫人这一番话出来,董雅宁就成了那个不知轻重用的人,纪佳梦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出风头是吧,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注意到纪佳梦在偷笑,董雅气得暗暗咬牙,看似带笑的眼神里藏着一股狠毒。
  
      笑是吧,她倒要看看,纪佳梦还能笑多久!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349章爱太易恨很难)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