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女廷尉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杨氏

第九百五十五章 杨氏


  杨氏逃跑了。
  而且是逃的毫无踪迹。
  齐盛带人将充阳找了个遍,甚至直接封了充阳几个城门,但却完全找不到杨氏。
  “这么一个大活人,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齐盛百思不得其解。
  谢明欢想了想:“继续找就是了,也不用太着急,我估摸着杨氏……说不定还会自己回来。”
  崔郢抬头看她一眼:“你的意思是,杨氏要回来找杨析?”
  谢明欢嗯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杨氏现在逃跑想去做什么,但她和杨析之间还有一个女儿的事没有说清楚呢,我想不仅是杨析对她又恨,杨氏说不定也恨死了杨析。”
  齐盛:“要是我,岂止是恨啊,是巴不得弄死杨析吧,辛辛苦苦怀胎生的女儿,被污蔑是别人的也就算了,还很有可能被杨析主动送到了仇人的手里,看杨氏一直念叨她女儿,想必也是一个好母亲。”
  崔郢:“但她前几年一直认为杨析只是病了,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事。”
  谢明欢:“那是因为她不知道杨析一直这样看她,也不知道她女儿出事可能另有隐情。”
  齐盛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王妃,那杨析他们的女儿……还活着吗?
  谢明欢:“这个不好说。”
  崔郢叹息一声:“可能性不大。”
  两人目光交汇,谢明欢马上明白过来崔郢的意思,也跟着唏嘘一声。
  “既然对方已经拿到种子了,想必那孩子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就算没有下杀手,按照他们做事的手段,十有八九就是把孩子卖掉了,就算还活着,想要找也不好找了。”
  充阳,这几日人心惶惶。
  因为大家隐晦的得到了一个小道消息,竟是关于这几年来充阳发生了重要的杀人案,而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听说那凶手特别神秘,可以杀人于无形,根本防不胜防,而且刘大人专门请了晋王妃来查案,晋王妃是谁啊,大家一打听,就打听出了这两年来晋王妃到北地接连破获奇案的事迹。
  然后,那些之前齐盛或谢明欢带人去问过的死者家属,就更加不淡定了。尤其是那些当时亲人出事,刘大人就曾过来说过自己的怀疑,却被否定的人家,心里更是懊恼追悔。当时只以为刘大人是做官太谨慎了,现在想想,根本是自己见识太浅陋了。
  如果自家孩子真的是被害的,那不就是枉死吗?
  这么多年,在下面是不是越来越难过,越来越冤?
  就像刘子尧和谢明欢汇报的那样,这几天,家里没有出事的百姓聚在一块议论纷纷,而那些近年来家中有人出事的,则全都想要到官府问个清楚。
  一开始,刘子尧将谢明欢和崔郢他们之前查阅的卷宗里面可疑的受害者家属都聚集到了一起,着重听他们的诉求,并且进一步了解这些疑似受害者生前的情形,来进一步排除和确认。
  这事办起来倒是很顺利。
  但之后新来的那些,就超出刘子尧的预估了。
  有很多家中亲人刚好重病的,或者最近出了些小意外的,还有以前在别处出意外的……反正只要有一点点联系的,都找了上来,想要讨个明确的说法。
  刘子尧一个头两个大。
  “大家都先不要着急,像是那种在城外其他地方出事的,就不要再过来了,凶手目前来看只在城内寻找受害者作案。”
  “还有家中老人病重多年的,也不要再来了,是不是生病了,还要相信大夫的话!”
  “可是大人,之前是你说的凶手可以杀人的时候伪造受害者生病或是意外啊?”
  “……”
  刘子尧深吸了一口气。
  “是,本官是说过。”
  “但本官还说过受害者都是有共性的,就是眼睛……你刚刚说你大哥也出事了,可是你大哥是个瞎子,瞎子还怎么和其他受害者之间的共性联系?”
  “要是再有像你这样不搞清楚就来胡搅蛮缠的,本官就要治罪了!”
  那人确实也是来捣乱的。
  因为觉得城中最近这桩事很新鲜,所以想要来凑个热闹。
  见刘子尧动怒了,那些凑热闹的才悄悄散去。
  但就是如此,几天统计下来,潜在的受害者却比谢明欢他们之前从卷宗翻阅出来的还要多上十几个人,这些人大多都在城外的镇子上,或是村庄里,出事的时间也比较久了,大概在三四年前,而且很多都说是进山后遇到了猛兽,或者是掉进了什么猎人布置的陷阱里没出来。
  “王妃,这些是有画像的,还有几个下官细细的问了,但过来询问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也说不清楚,但下官着重问了问眼睛,又让他们看了其他受害者的画像,倒是都说和那些眼睛差不多。”
  “看来杨析最开始选择的目标都是进山的村子里的人,也对,这些山脚下的百姓,若是在山里出了什么事,一向只当是自己运气不好,确实不会想着报官。”
  “王妃,有杨氏的下落了。”
  就在谢明欢和刘子尧说这几日的事时,齐盛带着人匆匆进来。
  这几日,齐盛依旧在追查杨氏。
  “找到人了?”
  “嗯,那天杨氏逃跑后,去了风月楼。”
  “风月楼?她怎么会去那?”
  齐盛一脸的唏嘘。
  “唉,王妃,您肯定猜不到,您知道那风月楼是谁开的吗?”
  谢明欢一听这话,心中一动。
  “不会是……那个要带杨氏回去的外商吧?”
  “对,就是他的产业。下属发现她去风月楼后,就觉得不对劲,风月楼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要收留她呢?下官就查了查风月楼背后的老板,结果发现风月楼这个招牌虽然很久远了,但实际上背后的东家在五年前却换了人,而这个人就是喜欢杨氏的那个外商。”
  “那外商并没有告诉杨氏风月楼的事,只是给了她一块玉佩,临走之前和她说,如果哪天想回去了,就拿着玉佩到风月楼找老板,到时候老板会给他传信,他就会赶来接她。”
  “也就是说杨氏现在就在风月楼?等着那个外商来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