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嫡女翻身记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阴谋败露

第三百八十七章 阴谋败露


  
      祁老的话一出,裴谦和清风两个人的心都一下子提了起来。
  
      裴谦盯着祁老,忍不住问道:“祁老太医,您的意思是……这曼达罗与养生茶,单独拆开来看,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合在一起,则会伤害到画儿的身子?”
  
      祁老看着裴谦,点了点头,眼中也带上了一丝严肃。
  
      他看着手中的养生茶,半晌才开口说道:“这曼达罗,的确对胎儿有好处。这养生茶,也有安胎之效。但若二者结合在一起,那便是毒药,而且还是危害十分强大的毒药。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偏方,若非老朽曾经有幸见识过类似的记载的书籍,恐怕老朽也无法查出二皇子妃不适的原因。”
  
      祁老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曼达罗与养生茶一起,不仅对胎儿没有丝毫的益处,若是二皇子妃再多吸收一些,恐怕腹中的胎儿,可就根本保不住了!”
  
      裴谦根本没料到,风惜画的身子竟然受损这般严重。他紧紧地盯着祁老,说道:“祁老太医,那如今画儿的身体究竟如何了?她腹中的胎儿……可会保不住?”裴谦略微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道:“若是画儿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保不住了,可会对大人有什么影响?”
  
      祁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了一眼裴谦。这年轻人,果然是动了真情。没想到哇,从来都是精于算计的二皇子,有一天居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这般担心。
  
      若是那个女人换成苏晚月,那祁老必然是嗤之以鼻的。
  
      但这个人是风惜画,祁老也是知道她的品性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这样也好,最起码,他也不用看到那个劳什子苏晚月,在苏丫头的面前蹦跶了。不过谅她现在这般状况,也根本蹦跶不起来了。
  
      连人家惜画都斗不过,还指望去跟苏丫头斗吗?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祁老思索了一番,这才开口说道:“方才老朽已经为二皇子妃把了脉,她虽然脉搏乱了些,肚子里的胎儿如今也有些不稳定。但这也是因为二皇子妃喝了养生茶之后,又闻了曼达罗,将其香气吸收入体,二者发生作用,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老朽这里正好还有一些之前专门制作的灵药,只要给二皇子妃服下,假以时日,二皇子妃便会没事了。”
  
      祁老说到这里,又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不过你要切记,万万不可再让二皇子妃接触这曼达罗,这花儿,用得好,便是良性之药。用得不好,那便是毒上加毒的毒药!如果再次接触这曼达罗,二皇子腹中的胎儿,就算是天皇老儿在世,恐怕也救不回来了!”
  
      裴谦何曾见过祁老这般严肃的神情,他也知道这其中的重要性。因此裴谦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侧过头,冲着清风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将花园中所有的曼达罗,全部销毁掉!从今天开始,本皇子不希望在这花园中再看到曼达罗一丝一毫的身影。”
  
      裴谦的声音并不大,声调也没什么起伏,但清风分明就感受到了,这其中淡淡的肃杀意味。
  
      她连忙点了点头,行了个礼,便匆匆的出去了。笑话,这曼达罗害得她家二皇子妃这么惨,她肯定不会再让曼达罗的身影出现在花园中的。
  
      否则,若是二皇子妃还出了什么事情,那她真的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了。清风有些自责,二皇子妃变成这样,说到底,也有一部分她的责任在里面。
  
      她早该知道,那苏晚月,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好心,更不会主动去关心二皇子妃。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苏晚月分明对自家二皇子妃恨之入骨,她又怎么可能会想着去帮助她呢?
  
      人的本性,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变化。苏晚月入了一趟洗衣房,只不过让她加剧对二皇子妃的恨意罢了。
  
      若自己一开始能够早些注意到,也许二皇子妃也不会出事了。
  
      清风一边快步的朝花园走去,一边有些难过的想到。
  
      如今她只希望,二皇子妃能够快些醒来。幸好今日她请了祁老过来,若是没有祁老在,二皇子妃究竟会如何,那当真是不好说了。
  
      如今祁老发话了,清风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一些。只要二皇子妃相安无事,那便足够了。
  
      不过这一次,那苏晚月一定倒大霉了。她居然敢这般公然伤害二皇子妃,二皇子这一次,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竟敢谋害皇家子嗣,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清风想起方才二皇子的语气,她便知道,这一次二皇子,绝对不会再心软了。
  
      这些日子,二皇子对二皇子妃的关怀与体贴,早就已经表明一切了。他的心里哪里还会有半分那恶毒的女人的影子。
  
      清风离去之后,祁老看着裴谦,半晌才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二皇子,不是老朽说你。这曼达罗的事情,只要是个人,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想要残害一个还未出世的无辜的胎儿,这究竟是有多么恶毒的心肠,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哪。老朽奉劝二皇子一句,有时候心软,并不一定会得到好的回报,反而,只会被伤害得更深。老朽在这里多言了,还望二皇子不要见怪。”
  
      裴谦看着祁老,他心里很清楚,祁老此次确实是真诚的向自己提出建议。若是换做以往,他必定会认为,他不过是在挑事罢了,这些人就是见不得他与月儿好。
  
      但如今,他已经彻底看清苏晚月的真实面目了,又怎么可能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她呢。
  
      更何况,苏晚月根本就不是他一直在找的那个人。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他如今已经知道了真相,自然不会放过苏晚月。
  
      毕竟曾经,他原谅她的次数,已经够多了。若是苏晚月乖乖地待着,也许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他也不会少了她的。但是她偏偏要争,偏偏要伤害别人,这个人还是自己此刻最珍惜的女人,她还怀了自己的孩子。
  
      这叫裴谦,如何还能够原谅?
  
      裴谦沉声说道:“祁老太医,您放心吧,有些事情,谦早就想明白了,谦此刻行事,也不会再像以往一般了。该处置的,谦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祁老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虽然自己确实有些多管闲事,但惜画这丫头,自己心里倒是挺喜欢的。他可不希望,因为别的女人,这丫头又受到什么伤害了。
  
      如果惜画丫头出了什么事情,那苏丫头肯定也不会安心的。她过几日便要与小六成亲了,祁老还是希望,作为她的好朋友,惜画丫头能够出席苏丫头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她也一定很希望惜画丫头能来。
  
      祁老想到这里,也不再多言,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瓶,里面装着几颗晶莹剔透的药丸。
  
      祁老一边递给裴谦,一边叮嘱道:“这灵药,一天只能吃一次,若是二皇子妃还无法醒过来,你再来寻我。但是服用这灵药,一般两天之内,也必定能醒过来了,到时候,多给二皇子妃熬一些有营养的汤,她此次大伤元气,需要好好的补一补身子。”
  
      裴谦接过那药丸才,冲着祁老点了点头,眼底染上了一丝感激。
  
      “此次便有劳祁老太医了,若非您在,谦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祁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呵呵的说道:“惜画丫头与苏丫头是好朋友,老朽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而撒手不管。更何况,惜画丫头小时候老朽也见过几次,绑着两根小辫子,特别爱笑,也很爱种花儿,着实让老朽印象深刻。”
  
      裴谦想起小时候风惜画在自己的面前,睁着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珠,盯着自己的时候,眼底也染上了一片柔情。
  
      “画儿小时候,的确很可爱。”
  
      祁老有些奇怪的看了裴谦一眼,难不成这小子小时候便见过惜画丫头了?不过,这与他也没什么关系便是了。
  
      祁老又嘱咐了裴谦几句,便很快起身离去了。
  
      这大冷天的,既然已经办完事了,当然是要去小六那里继续享受上好的热茶了。
  
      裴谦亲自将祁老送了出去,他很快回到了风惜画的身边,看着还在昏迷中的风惜画,裴谦捏了捏手中的瓶子。
  
      半晌,裴谦开口道:“来人。”
  
      一个黑衣人凭空出现在房中,他蒙着面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主子,请问您有何吩咐?”
  
      裴谦淡淡的说道:“将苏晚月,请过来。”
  
      那黑衣人微微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自家主子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主子,您的意思是……”
  
      “没错,去吧。”
  
      黑衣人的内心多了一丝疑惑,但他发现二皇子妃躺在床上毫无动静时,忽然便明白了什么。
  
      他冲着裴谦又行了一个礼,应了一声,随即身形一动,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
  
      裴谦坐在床边,低着头,转动着手中的瓶子,目光深深,让人不知他究竟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