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嫡女翻身记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波又起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波又起


  
      裴修和苏晚卿所在的湖边恰巧离皇宫并不远,两个人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儿女长情了,赶紧就往皇宫的方向赶。
  
      两个人离得近,脚程又快,很快就到达了皇宫。
  
      御书房中,裴天宇阴沉着一张俊脸,看着手中的文件。他看了半天,但心思似乎并不在那叠文件上,看了一会儿,他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文件摔到了一边。
  
      竹简被甩开,力道大得打到了桌旁翠绿色的翡翠玉杯。翡翠玉杯倒向一旁,杯中清澈的茶水缓缓地渗了出来,染湿了桌上金黄的桌布。顺着圆滑的桌子,翡翠玉杯慢慢向前滚动,最终到达了桌子边缘,“啪”的一声,翡翠玉杯像是突然失去了支点,跌落在地上,成了一片没有价值的碎片。
  
      裴天宇对于那个价值连城的翡翠玉杯看也不看一眼,杯子跌落的声音让他更是心烦。想到方才自己收到的消息,他的眉头又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偏生在这个时候,小六又不在宫中。除了小六,裴天宇并不想找其他的皇子。小二虽然也可以找他商量,但他最近刚刚成亲,毕竟办了喜事,现在这档子破事,牵扯的事情太多,还是别让他知道为好。
  
      裴天宇毫无办法,问了一圈都不知道小六去哪里了。对于裴修外出,裴天宇多少是有些欣慰的,以前的几年,他总是一直呆在自己的寝宫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儿都不去,显得太过孤立了。
  
      如今他能够踏出宫门,到外面的世界去,从一个普通的父亲的角度出发,裴天宇自然是高兴的。而他也知道,这一切的变化,都来源于苏晚卿。
  
      正是因为苏晚卿的出现,裴修才会做出这样的改变。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裴天宇对于苏晚卿,除了喜爱之外,其中还蕴含着一丝感激。
  
      他知道小六此刻必定是和苏丫头待在一起,虽然他很不想打扰两个人,毕竟离两个人的婚事,也不算远了,年轻人,自然是希望多一些时间独处。
  
      但如今,宫中出了大事,除了小六,裴天宇也想不出其他的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他不得不紧急的出动自己的暗卫,四处去寻找小六的下落。
  
      有什么事情,也只能等小六回来再说了,他如今在这里干着急,也不是办法。
  
      这边裴天宇正在苦恼着,门口便已经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一个太监喊道:“参见六皇子,苏小姐。”
  
      裴天宇听到太监的声音,眼睛顿时一亮,门一打开,刚刚出现裴修和苏晚卿的身影后,裴天宇已经一边招手一边开口道:“小六,苏丫头,你们快些过来。出大事儿了!”
  
      裴修和苏晚卿对视了一眼,看到御书房中除了裴天宇并无他人,旁边还倒着一只破碎的翡翠玉杯。看来,皇上这次,是真的遇到难题了。
  
      苏晚卿隐约还记得,上次她进宫去找裴修的时候,裴天宇还跟她说过,这个翡翠玉杯是一位西域的客人送的,他甚是喜爱呢。
  
      但是如今这个皇上喜爱的杯子,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地上,变成了一块块的碎片。皇上却连看也不看一眼,足以看出,他碰到了不简单的事情。
  
      裴修牵着苏晚卿的手,走到裴天宇的面前,微微行了个礼,尔后问道:“父皇,您急着召唤儿臣,可是有什么要事?”
  
      裴天宇看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抬起头看向两个人,紧皱着眉头道:“今日,我接到下面的消息,在城南的方向,靠近一个荒无人烟的小渔村旁边,发现了两具女子的尸体。”
  
      还未等裴修发问,裴天宇又继续说道:“这两具女子的尸体保存完好,并未受到什么损坏,但她们却完全死透了,死因不明。”
  
      裴修和苏晚卿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诧异。
  
      两个尸体毫无损伤,却又已经死去。
  
      苏晚卿开口问道:“难道,是中毒?”
  
      裴天宇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随后说道:“是不是中毒,目前还不好说,这两个女子的尸体,我们根本无法得知,她们究竟是何人,来自何方。”
  
      裴修开口道:“根据面部特征,在全国进行搜索,难道也寻不到么?”
  
      裴天宇苦着一张脸,尔后开口道:“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两个无名的女子,她们的脸……都没了。光是一具身体,全国上下相同曲线的女子这么多,是断然找不出来的。”
  
      “脸没了?”裴修和苏晚卿有些惊讶地开口道。
  
      裴天宇神色有些沉重的点点头。
  
      苏晚卿沉默了半晌,尔后开口道:“皇上的意思是,那两个女子的容貌,被毁了?”
  
      裴天宇摇了摇头,有些苦涩的说道:“不是毁容了,就是整张脸都没了。包括眼睛、鼻子、嘴巴,就像是一张面孔,被活生生撕下来了一般,什么也都不见了……”
  
      裴修和苏晚卿顿时愣住了。
  
      毁容已经是一件残忍的事情了,整张脸都没了,是一种怎样的概念?
  
      按照裴天宇的意思,只怕是这两位女子的脸皮被硬生生的撕扯下来了,而且,五官,只怕是也被挖走了。
  
      但若是这般说的话,那两位女子的身上毫无伤痕,她们的死因……
  
      苏晚卿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那两位女子,身上还有血液么?”
  
      裴天宇没料到苏晚卿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正常来说,若是女子听说这种事情,只怕是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哪里还会思考别的事情。
  
      但面前的毕竟是苏丫头,裴天宇看苏晚卿的神情并无太大的变化,心中的满意度又提高了许多。果然是他儿子看中的人,就是跟寻常的普通女子不一样!
  
      裴天宇想了想,老实的回答道:“这个我倒不太清楚,具体的情况,需要到那里去查看才可以。这两具女子的尸体出现得太过蹊跷,而且她们的容貌实在是……太过残破,若是被旁人知道了,我害怕会在京城中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裴天宇在裴修和苏晚卿的面前,从来不自称“朕”,这也表明了他对二人究竟有多重视了。
  
      苏晚卿点了点头,她自然明白裴天宇的意思。两具无名女尸,本来就已经足以引起大家的关注了,若让他们知道,那两位女子的脸都没了,严重一些,只怕是天下都会出现混乱的情况。裴天宇作为一国之君,自然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一旁不吭声的裴修开口道:“所以父皇的意思是,让儿臣去彻查此事?”
  
      裴天宇点了点头,看着裴修,又看看苏晚卿道:“你做事稳重,苏丫头又这般聪明,你们联合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的,我丝毫不怀疑你们的能力。最近朝中的事情又比较多,我根本脱不开身。眼下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找你们,也真不知道找谁了……”
  
      苏晚卿第一次看到裴天宇露出这般疲惫的神色,她看着裴天宇黝黑的头发,从中看见了点点的白色。她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国之君,即便看起来再强大,终究,人都是会老的啊。
  
      裴修看着裴天宇的神色,眼中划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半晌,他轻声道:“父皇,此事便交给我与晚晚吧,朝中的事情,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有的时候,不想那么多,反而比较好。听说最近您总是咳嗽,您……注意身体。”
  
      裴天宇看着裴修,他许久没有这般关切的说出这样的话语了,似乎从他成年以来,他便没有好好的亲近过自己了。如今被自己最喜爱的儿子这般关怀,裴天宇甚至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一丝热热的。
  
      他低下头,点了点头,过几秒后才抬起头来笑道:“好,父皇知道了,父皇会照顾好自己的。小六和苏丫头也是,趁着年轻,要多照顾好自己。不要像父皇一样,等年纪大了才知道错,如今落得一身的病根子,难好喽。”
  
      苏晚卿看着裴天宇的笑容,心里不知为何忽然有些酸酸的。虽然她跟裴天宇的接触并不算多,因为裴修母妃的事情,她曾经还一度有些瞧不起这个男人。
  
      但是如今她才发现,裴天宇在裴修和她的面前,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普通的父亲罢了。苏晚卿毕竟不是皇帝,她并不能明白,作为一个皇帝,究竟背负着多大的责任。
  
      但是如今,看着裴天宇这般,她忽然有些明白了。
  
      每个人生而在世,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而作为一个皇帝,是最迫不得已的。即便表面上看着风光无限,但内里的事情,又有谁懂呢?
  
      皇上失去了他最爱的女人,最疼爱的儿子又在最辉煌的时候受了伤隐去。苏晚卿忽然不能想象,在那一段孤独而悲伤的时光中,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是带着一种怎样的心态,面对着一切,依然承担着自己所有的责任,默默地挨过去的。
  
      苏晚卿知道,那一定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至少对她来说是如此。
  
      就在这一刻,苏晚卿对于裴天宇,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