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嫡女翻身记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是你,足矣

第一百一十九章 是你,足矣


  
      苏晚卿看着夙夜精致如天神的面庞,不禁再次在心中感叹,造物主果真是极其的偏爱面前的这个男人。明明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一个嘴巴,但是偏偏结合在一起,却形成了这般惊人的样貌。
  
      苏晚卿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己的这张脸已经美得惊为天人,但裴修的这张脸,却更是造物主的赏赐。他脸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角落,都几乎是完美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睫毛纤长,没有丝毫的毛孔,皮肤好得让她作为一个女人,都有些嫉妒。一个男人,怎么可以长得比女人还漂亮?
  
      苏晚卿看着裴修俊美的面孔,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裴修看着苏晚卿,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这般姿态,正如当初他作为夙夜时,对苏晚卿那般。只不过这其中,更多了几分他作为裴修的亲昵。
  
      苏晚卿并没有拒绝裴修的碰触,若换做以前,他作为夙夜时,自己早就瞪着他,嚷嚷道:“你放开手啦,别弄乱我的发型。”
  
      但是现在,这个男人是裴修,她便没有任何的抗拒了。
  
      虽然心底还有一丝气恼,但更多的,却是对裴修的心疼。他小小年纪便遭遇了这么多,却根本无人可以诉说。这皇宫,本就是个吃人的地方,他能够坚持下来这么久,实属不易。
  
      毕竟,裴修即便是再强大,他终究不过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人默默地坚持,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自己心里很清楚。
  
      想到这里,苏晚卿心底最后的一丝别扭,也慢慢地消散了。
  
      裴修自然能够感觉到苏晚卿的情绪波动,他握紧了苏晚卿的手,微微一使劲,便把人给拽进了怀里。
  
      苏晚卿躺在裴修温暖熟悉的怀抱中,闻着他令人安心的松香味,轻轻地闭上了双眸。
  
      裴修感觉到怀里人儿的乖巧,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头发,将脸贴在上面,搂紧了她,眼神渐渐温柔下来。
  
      夜晚的风儿很凉,但两个相依在一起的人儿却很暖。只因他们此刻的心紧紧地靠在一起,没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半晌后,裴修低下头,伸出手将苏晚卿的小脸抬起来。苏晚卿抬起头,睁着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裴修。
  
      裴修低低地说:“傻丫头,以后我不会再做任何欺骗你的事情,希望你也不要骗我,好吗?”
  
      苏晚卿乖巧的点了点头。
  
      裴修笑了,低喃道:“真乖。”尔后他缓缓地低头,温柔的吻住了苏晚卿柔软的双唇。
  
      这一次,他不再像之前一般轻柔,而是趁着苏晚卿有些发愣的空当,微微使劲儿,便轻而易举的进攻了苏晚卿的城池。
  
      苏晚卿猝不及防,只能被动的张开了小嘴。裴修立刻见缝插针,探了进去,寻找着苏晚卿柔软的香甜。
  
      苏晚卿微仰着头,手只能不受控制的搂住了裴修窄细精壮的腰身,被动的承受着他甜蜜不已的攻击。
  
      感觉到裴修的强势,苏晚卿虽然有些害羞,但也没有拒绝。面前的男人是她爱的男人,她并不讨厌他的亲近。
  
      感觉到苏晚卿的乖巧和配合,裴修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他牢牢地掌控住了苏晚卿,邀请着她与自己一起,沉浸在亲吻的美好和甜蜜中。
  
      苏晚卿一开始还有些害羞,但慢慢地,她也不再像一开始的无措,而是有些笨拙的回应着裴修的亲吻。
  
      裴修感受着怀中人儿的回应,几乎有些欣喜若狂了。过了这么多年,他原本早就没什么情绪了。但没想到今日,因为一个吻,他的心情居然有了如此多的起伏。
  
      裴修此刻唯一想做的,便是加深这个吻,狠狠地亲吻怀里的人儿。
  
      但他也不想太过着急,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不能急于一时。更何况,晚晚虽然刚及笄,但终究还小,他可不能过于急躁。否则,只怕是会吓坏了这个人儿。
  
      毕竟,以后他们还有非常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他也不着急。
  
      慢慢地享受这个甜蜜的递进过程,是裴修认为很满足的一件事情。只要晚晚能够一直呆在他的身边,足矣。
  
      一吻完毕,裴修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苏晚卿的双唇。不是他不想继续,而是怀里的人儿被他吻得小脸都憋红了,再不放开,这个傻丫头只怕是要窒息而亡了。
  
      裴修轻轻地揉了揉在自己怀中不断喘气的人儿,好笑的说道:“笨丫头,不知道换气吗?傻傻的。”
  
      苏晚卿娇喘了一会儿,听到裴修的声音,不禁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她又没跟别的男人接过吻,她怎么知道嘛!
  
      裴修似乎读懂了苏晚卿眼中的含义,他低下头在苏晚卿的唇上又是用力的狠狠亲了一口,发出了响亮的亲吻声。趁着苏晚卿害羞的间隙,他邪魅一笑,说道:“没事,晚晚,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你不懂,我会慢慢教你的。”
  
      苏晚卿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裴修。这还是平日里温润如风的那个男人么?整一个臭流氓!这也许才是他真正的性格,裴修的内心,其实更接近夙夜那般的形象。
  
      况且他混迹江湖许久,夙夜的身份这般高,他早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似乎是察觉了苏晚卿的想法,裴修伸出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轻声道:“一开始,我换了一个身份,换做夙夜,不过是为了释放自己的压力。在这皇宫中,相信你也看得见,很多时候,是不得不压抑着生活的。但我不想这样,若一直这样下去,也许我会疯掉。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换一个身份,做自己想做的人。在作为夙夜时,我可以肆意妄为,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根本不用担心会有怎样的后果。在我是夙夜时,我的心情真的很放松,很自在。但在作为裴修时,虽然有一半也是我的性子,但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东西。晚晚,虽然我欺骗了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接纳作为裴修的我,也能接纳作为夙夜的我。”
  
      裴修顿了顿,又说道:“虽然我知道,这般要求你,其实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但是晚晚,我太爱你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所以,请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我,可好?”
  
      苏晚卿看着裴修真挚而深情的双眸,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伸出手,轻轻地抚上裴修精致的面庞,半晌才低声道:“笨蛋,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也不会。”
  
      裴修听了苏晚卿的话,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笑容,足以看花了苏晚卿的眼睛,她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呆住了。
  
      裴修本就长得俊美,这般笑起来,更是迷了她的眼睛。即便苏晚卿前世今生也见过不少的帅哥,但没有一个人,能像裴修这般,笑进了她的心里。
  
      苏晚卿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拥有属于自己独特的一切,拥有着不同寻常的思想,也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这样,就足够了。
  
      想起裴修对自己的坦诚,苏晚卿忽然有些犹豫,自己其实不也有事情瞒着他吗?若裴修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他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怪物呢?
  
      裴修发现苏晚卿有些忧愁,心里一惊,连忙抓着她问道:“晚晚,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苏晚卿看着裴修关切的双眸,心中的那一扇一直紧闭的心门,忽而就打开了。
  
      她反手抓住了裴修的手,严肃的说道:“修,有些事情,其实我一直隐瞒着你。也许,是时候了,你有权利知道。”
  
      裴修愣了愣,看着苏晚卿认真的双眸,尔后说道:“其实我可以感觉到,你有事情瞒着我。可是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
  
      这回换苏晚卿有些愣住了,原来,裴修竟是一直都知道,自己在隐藏着一些东西么?不过也是,裴修这般关心她,又这般细心,怎会没有察觉呢?
  
      她苏晚卿自认小心翼翼,却终究还是瞒不过面前这个男人。只因,他爱她。
  
      苏晚卿原本紧绷的心,忽然有些松懈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尔后开口道:“那天在我的院子里,我听到的那个神秘男人的声音,是你吧?”
  
      裴修思索了一番,想起是自己最初对晚晚起了兴趣,便是在她的院子里。他乖乖的点了点头,并未否认。
  
      苏晚卿看着他,忽而扬起笑容道:“其实那时候,我也刚来这里没多久。”
  
      裴修敏锐的察觉了苏晚卿话中的意思,刚来没多久?难道……
  
      果然,下一句话,苏晚卿便说了出来:“没错,其实我并非真正的苏晚卿,真正的苏晚卿,早就在落水时,在池子中淹死了。我不过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一缕魂魄,明明只是睡了个觉,醒来时,便发现自己在水池里了。你说,是不是很可笑?”
  
      裴修看着苏晚卿有些嗤笑的眼神,轻轻的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