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剑道毒尊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逆神谷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逆神谷


  远处半山腰附近,巫千行此刻正面容含笑的远望着血刹魔城上方的交手,当他注意到林羽贾非凡与苏步尘三人的联手进攻,竟是将时溯界主逼退了半步时,他脸上的笑意更浓郁了些许。
  附近便有人问:“巫长老,时溯界主若是长时间跟这三个臭小鬼耗下去,恐怕会不支,要不咱们再派些修士前去帮一把?”
  巫千行不答,他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背后某个营帐中的身影,心中若有所思。
  那人没有得到回答,悻悻地退到了后方,正巧也路过那个营帐旁边,注意着这个从未掀开过一次的营帐,脸上写满了疑惑,想再找一个人询问,但是又怕被拒绝,只好自己摸着下巴,将视线转移开来。
  没过多久,巫千行转过身去,似是收到了某个传音,他动作极为迅速,立即迈步走向那个营帐,到帐门前时,刻意先停顿了片刻,之后才象征性的弯下腰去,笑道:“阁下要见巫某?”
  营帐内先是一片沉寂,过了一阵,一个稍显平静淡然的话音传入到巫千行的耳边:“进。”
  巫千行马上应声点了下头,不过他没有马上进去,下意识地,他还是先转身注意了一下血刹魔城上方的战斗,确认形势还很稳定以后,他便淡笑着,小心翼翼掀开一条缝隙,缓缓走入其中。
  营帐内,只有一张木桌与草团,木桌对面盘膝坐着一名戴着面具的白衣男子。
  这白衣男子长发皆束,手掌洁白宛若一位女子,而纤长的五指此刻正摩挲着木桌上的一幅画,他戴着的白狐面具,待到巫千行走进来之后,白狐面具正对着他,说道:“外界情况如何?”
  巫千行没敢直接在草团上坐下来,他小心翼翼注意着白衣男子的面具,一边又答道:“还算顺利,不过就是没料想到,太渊魔界的支援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这突然出现的三名小鬼,似乎能够压制住时溯界主。”
  “那是你们太慢。”白衣男子淡然道。
  说到这,他突然改变了话题:“巫长老,你看这幅画,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巫千行终于心中松了一口气,他连忙坐下来,坐在草团上,也不管这草团究竟如何难受,闻言以后便将目光移至木桌上,很快便瞄到了白衣男子所说的那一幅画。
  这是一幅山水画,上面既有高山亦有流水,画的作者应当是有很高水准,至少在巫千行看来,整幅画上没有一丝瑕疵,让他分辨,完全找不出任何的问题。
  但既然对方发问了,巫千行还是装模作样的认真观赏了半天,心中不知想了多少个说法,然后才将头抬起来,面对着白衣男子,笑道:“如若只是世间美景,这幅画已经画的十分完美全面了,巫某不才,看不出来画上还缺少什么……”
  “唉。”对方突然轻叹了一声,巫千行则是心中一咯噔。
  以这位使者怪异的性子,该不会是这样一句话,就惹恼他了吧?
  巫千行还真拿捏不准,这位逆神谷使者到底是想表达什么,究竟是借机试探自己,或者仅仅只是在与自己交流书画之道?
  不管出于哪一种可能,此刻巫千行的确开始紧张起来,心跳略微加快,他连忙又开口:“使者阁下,巫某是真的不知……还请阁下见谅。”
  闻得此言,白衣男子微微摇头,重新垂下目光,看着画中的山水,悠悠道:“山水而已,世间美景岂止于山水一二,若是可以,我倒是想再添上一处美景。”
  “不知阁下说的美景……具体在何处?”巫千行紧张小心的跟着询问。
  但是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突然灵光闪过,于是马上补充了一句:“如果阁下想要将血刹魔界移入画内,巫某定会竭力帮助阁下拿下此城,至于其他界域……亦可以如此。”
  这位一袭白衣翩翩,宛若君子一般的逆神谷使者,此刻竟是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他静静走过巫千行的身旁,在后者的身后站住,道:“我对任何城池都不感兴趣,但你想要攻城,完全没有问题,我只有一点:可持续成长的天才,以及世间的绝色,仅此而已。”
  巫千行脑海中如同电流经过一般,几乎是反射一样,他连忙跟着站起身来,转过身来,冲着这逆神谷使者再度躬下身去,面上却是笑眯眯着,道:“使者阁下若说天才,巫某或许还真极难在这附近的界域中找到,可是……若说人间绝色的话,岂不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详说。”白衣男子道。
  巫千行心中底气更足,他顺着自己的思绪,接着说下去:“这次前来支援血刹魔城的几个小鬼,他们就暂时停留在太渊魔界修行,而太渊魔界的前一任界主,夜怜星夜界主,就是整个东域公认的绝色呀。”
  提起夜怜星,就连巫千行的苍老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向往,只是不知想起了什么,他想冷哼终究是没有哼出声来,便忍着这股情绪接着说:“这位夜怜星夜界主,想来此刻就坐镇在太渊魔界中,如若使者阁下想要见一见她,这倒是不难。”
  白衣男子的白狐面具似乎向上扬起了部分,他的唇角向上扬起,道:“可有画像?”
  “这……巫某暂时没有,但巫某可以立即叫一位精通书画之道的后辈,亲手画出来一副夜怜星的画像,巫某可以保证,以此女之外貌,定不会令使者阁下失望!”
  白衣男子刚欲说点什么,结果便听帐外响起了连续几声巨响,仿佛有人自爆一般,巨响过后是阵阵强烈的余波横扫着席卷而来。
  巫千行面露惊讶之色,他刚想开口解释,便见白衣男子伸手向前轻轻一推,那狂猛强悍的余威便十分温顺的停在了营帐外面,再被他轻轻一挥,便迅速散去了。
  见到这一幕,巫千行心中的惊讶顿时转变为震撼。
  这位新一任的逆神谷使者,比百年前那一位,强大太多了,一收一放间,已有半分天人之相,巫千行甚至觉得,哪怕没有神婴一事,这位使者若是持续成长个百余年,说不定真有希望触及到这世上的真神之道。。
  若成就真神,位列仙神之列,那上位面、甚至是这一方小世界,都会因此而光芒闪耀,名声彻底响彻于四海之外,周围的那些小世界,估计就会开始选择依附于这片世界,强者纷纷转投本界,到那时……
  巫千行的表情十分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