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无耻之徒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强出头

第四百九十九章 强出头

    有的人很少对人说谢谢,却并非不知道感恩,而是因为他知道在大恩面前只是一声谢谢太廉价。
  
      李牧野从未对许扬尘和鲲鹏道人说过谢谢,但在小野哥心里,有些事永远也不会抹去。很久以前,李奇志让小野哥明白了江湖是一个翻脸无情的地方,有许许多多狼心狗肺之辈忘恩负义遗臭万年。但后来许扬尘带着小野哥走一圈,见识了别样江湖中另外一面,原来这里也是一处义气千秋照耀千古人心的所在,更有人知恩图报死不旋踵。
  
      君以海棠待我,我报君以桃李。许扬尘想死,可也没那么容易。李牧野想要救人却更难。
  
      昔日有玄门九子,各具禀赋才华。许扬尘行七,当年的玄门前辈们认为,九子当中许道人的浮灵第一,年少时学艺喜欢触类旁通博而不精,尤其善于格物取巧,掌握钻研了许多皮毛小术。所以,他今天到此是来揭穿白无瑕戏法的。而白无瑕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在九鼎现身前,容不得他活着。
  
      杀许道人还用不着白无瑕亲自动手。
  
      李梦柏也曾是玄门九子之一,当年的他被认为是最具谋士天赋的一个,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武学天分甚至能比肩玄尘。在海外,他又被人尊为海外江湖第一人小玄尘。面对昔日师兄弟的请求,他已经准备出手。
  
      就在这时候台下有人喊了一句:“请等一等!”
  
      众人循声看过去,原来是个年轻人。尽管喊出了这不合时宜的一声,这人却是一副赶鸭子上架的惫懒样子。在众多江湖耋老名宿的注视下,慢吞吞走向高台。
  
      那失去双腿的梁弘农不悦道:“这是江湖两大奇门之间的纷争,你是哪一门的弟子,也敢多管闲事?”他自诩为虫地师门五部的总门长,志在江湖称霸,自然是乐得看玄门与白云堂之间先干一架。李牧野突然横插一杠子,顿时引来这魔头的不快。他先前在白无瑕面前丢了面子,敢怒不敢言,这会儿却想在李牧野身上找回些脸子。
  
      李牧野瞥了他一眼,道:“在下日部虫地师的李牧野,老瘸子,你跟我之间有一笔帐迟早要算,但不是现在,今天这个场合你人微言轻,还不够分量跟我直接对话。”
  
      梁弘农勃然大怒,喝道:“你可知道老夫的身份,便是高月龙那小辈在这里也绝不敢这么跟老夫讲话!这江湖还有没有规矩了,这门户师长还要不要敬重了?”
  
      李牧野嘿嘿冷笑,道:“老不死的,规矩是给守规矩的人讲的,你这种因为别人多一句嘴就把人弄成生不如死的人彘的魔鬼也配讲规矩?至于师门长辈,老子虽然学了虫地师门的东西,却从未拜入门户,用得着哈着你的臭气吗?”
  
      当着天下江湖道数十耋老名宿的面,李牧野毫不给面子的一番讥损,把个老梁弘农气的恨不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他虽然不良于行,却仗着一辆特制的机器人轮椅车,反而比有腿的人还邪乎。在东南亚,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无腿先生。这轮椅机器人上面机关重重,而他本人擅长控制五毒异虫杀人于无形。实乃世外江湖的实力派人物。平日里一向受人尊敬,与虫地师门另一位耋老参色和尚被并尊为南洋江湖的二仙。
  
      梁弘农发出沉重的鼻哼,一道刀光从他坐下的轮椅机器人扶手下射出,直奔李牧野的咽喉。这老魔头心性歹毒睚眦必报,被人当众揭短侮辱,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于是说干就干。
  
      那刀光湛蓝,依稀能看出是喂了剧毒的。李牧野轻松竖起两根手指,将刀光锁死在眼前,信手丢在地上。
  
      梁弘农吃了一惊,他这机器人弹射武器的装置十分厉害,发出去的飞刀不比一般的子弹速度稍慢,这个叫李牧野的年轻人居然能用双指破了他这一招,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招,却需要极其精准的掌控力,而这样的眼力和感应力显然已经是超凡入圣的境界。他心有不甘,手重重拍了一下扶手。仰头看向白无瑕,道:“白堂主,您就打算这么看着吗?”
  
      随着梁弘农含怒一拍扶手,大地之下传来微不可察的震动,李牧野立即意识到这下面有一头巨虫将要作祟。
  
      台上白无瑕从李牧野出言阻止李梦柏一刻起便面无表情看着,这会儿终于说话了:“不是要逞英雄吗?怎么还不滚上来?”声如凤鸣清皋,眼若三月桃花,似幽怨又似嗔怪的瞥过来。
  
      地下的躁动消失的瞬间,李牧野注意到场间有多人神态发生变化,显然都是感应到了之前震动的。虽然早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却没想到世间还有这么多牛逼人物。看来今天够资格受邀到这里的,差不多都是华夏江湖的顶尖人物了。
  
      凤鸣一声,场间顿时安静下来,梁弘农和他的地下巨虫都没了脾气。李牧野双指收五毒飞刀技惊四座,却镇不住梁老魔头。白无瑕只一句话便压制了梁弘农和他的地下巨虫。这就是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事儿羡慕不得。小野哥腹诽着迈步走上高台。对着白无瑕应付的抱了抱拳,却忘记了规矩,抱了个生死拳。顿时引来场内一片哗然。
  
      这个场合里,来的人几乎都是许多年不问世事的江湖老怪,他们活在凡尘之外,只关心世外江湖里的勾当,不问世事,不求闻达,除了修行本门的养性命逍遥之法外,对其他事情都不感兴趣。自然也就没有几个人认识李牧野这后起之秀。谁都想不到这年轻人竟如此胆大包天,一上来就似要与白无瑕来一场生死决战。
  
      白无瑕心中暗骂傻逼,嘴上却娇嗔道:“该死的混账王八蛋,也就欺负我有能耐,登台便登台,有话就说。”
  
      李牧野在众目睽睽的关注下,抬手一指许扬尘,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位许道长于我有恩,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保他不死的。”气势渊渟岳峙,虽无开宗立派的大宗师气度,却颇有江湖名侠的风范。
  
      白无瑕眼中闪过一抹迷离,随即面色一冷,道:“他很为玄门元老,偷师我白云秘技,罪该当诛!”
  
      李牧野忽然换了一张笑脸,道:“白堂主,就不能给个面子吗?”
  
      白无瑕神情不变,道:“李先生,你既然喊我白堂主了,就该知道今天这场合只能是公事公办!”
  
      李牧野一脸委屈,小声道:“好的时候恨不得喊人家爸爸,翻脸就成李先生了。”
  
      白无瑕撇了撇嘴,忍着没笑,负手问左右,道:“白云堂哪位先生替我教训这王八蛋一顿?”..
  
      李梦柏杀许扬尘之心本就有些犹豫,这会儿见有人出头便就坡下驴退回到自己的位置,在他身边的位置坐着个白衣人,站起身道:“小李先生勇猛精进,怕是不太好教训,我来试一试吧。”
  
      白无瑕拱手道:“师叔祖愿意亲自动手,自然是再好没有。”
  
      这白衣人竟是白无瑕的师叔祖?李牧野暗自吃惊,转脸打量白衣人,只见此人留了一头黑色长发,密布腮下的虬髯也是乌黑,唯独一双眉毛是雪白的,眉心处天生了一枚红痣宛如烈日。长得就是一张高手高高手的脸。只看面相,大概也就五十岁的样子。比之寻龙门常南那种垂垂老朽的冢中半客来,风采不知胜过多少倍。
  
      “你是李牧野?”白衣人走到小野哥面前,明知故问道:“凭你要救许扬尘?”
  
      李牧野微微拱手,不客气道:“今儿这前辈遇到的太多,拜不过来了,过往没什么交集的,我就不打算套磁了。”
  
      许扬尘一见白衣人走向李牧野,赶忙横身阻拦,转脸对李牧野介绍道:“小李先生,不可无礼,快见过北胜天前辈。”
  
      李牧野道:“许道长,我知道你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已做了最坏的打算,我登台来救你,其实是有点狗拿耗子,不过既然我遇到了,就不能眼瞅着他们把你弄死,道长,我是这么想的,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能凑合活着还得凑合活,我先尽力挽救一下,还报当年你带我游历江湖,传授打穴混毒奇术,避开夜魔杀手的恩情,实在不成了你再伸脖子就戮。”
  
      许扬尘面露急色,道:“贫道不需要你救命,在这位北胜天前辈面前,你也绝没什么机会救我,你还是听我的话,快快下去吧,回玄门告诉玄尘师兄,贫道驾鹤去也,今后恩断义绝。”
  
      “既然已经上来了,不称一称斤两,又岂是我三教门的待客之道!”白衣虬髯的北胜天漫步过来,说道:“你就是逆贼李中华的儿子,玄尘那小辈想用你来克制无暇堂主?”他眼中杀机毕现,挥手之间竟生出一股疾风吹的许扬尘须发皆动。喝道:“给我闪开!”
  
      许扬尘强自横在那里,道:“前辈的控风术妙到毫巅,扬尘断然不是对手,也不敢与您交手,当年您在西北一人独斗逍遥阁四大寇,力助马将军与日寇浴血奋战,振我华夏军魂国威,即便是阴阳门的师长们对您也是十分敬重,扬尘今天能死在您手下,正是死得其所,莫大荣幸。”
  
      “你想死就死去,别在老夫面前碍手碍脚的。”北胜天不耐烦道:“老夫要找的人是这小子,对你没兴趣!”
  
      许扬尘道:“这年轻人虽然是李中华的儿子,但与那人并无父子情分,前辈要报仇也该去找李中华才是。”
  
      北胜天白眉一挑,道:“你是在嘲笑我不敢去吗?老子若年轻个八十岁,奇能容得那逆贼猖狂?”
  
      李牧野听到这里忍俊不住,揶揄道:“你怎么不说你年轻个一百岁如何如何?”
  
      北胜天眼神一转瞪着李牧野,道:“小辈无知,老子若年轻百岁,不过弱冠少年,一身修行手段都不成器,怎么可能是李中华那逆贼的对手。”
  
      李牧野一转身之间来到许扬尘前面,道:“你站出来的意思是不是说以你现在的状态虽没有把握对付李中华,却一定有把握料理我?”